服务咨询热线4008-888-888
网站首页
关于我们
产品展示
荣誉资质
新闻动态
成功案例
人才招聘
留言反馈
联系我们

产品一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产品一类 >

足足过了二十分钟,我的那两魂六魄才慢慢回来

发布时间:2018/12/22 20:43
 
  双方一齐用力,把我从土壳子里拉了出来,上来的时候我的双腿,把整个一块土壳彻底踩塌,山坡上露出一个大洞,碎土不断落了进去。
  我大口喘着粗气,把水壶拧开,灌了几口,把剩下的水全倒在头上,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,回头看了看身后蹋陷的土洞,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第几次又从鬼门关转回来了,实在是后怕,不敢多想。
  胖子给我点了根烟压惊,我惊魂未定,吸了两口烟,呛得自己直咳嗽,这次经历不同以往,以前生死就在一瞬间,来不及害怕,这回则是死神一步步慢慢的逼近,世界上没有比这更能折磨人的神经了。
  我的三魂七魄,大概已经飞了两魂六魄,足足过了二十分钟,我的那两魂六魄才慢慢回来。
  大金牙和胖子见我脸色刷白,也不敢说话,过了半晌看我眼神不再发直了,便问我怎么样了?
  我点了点头,让胖子把白酒拿来,喝了几口酒,这才算彻底恢复。
  我们三人去看刚才我踩蹋的土洞,大金牙问道:“这会不会是个盗洞?”
  我说:“不会,盗洞边缘没这么散,这就是山内溶洞侵蚀的结果,山体外边只剩下一个空壳了,有的地方薄,有的地方厚,看来这龙岭下的溶洞规模着实不小。”
  我把刚才在山脊上所见的情况对他们说了,那边的山中,肯定有座大墓,和鱼骨庙的直线距离,约有一公里左右。
  如果鱼骨庙有个盗洞通往那座古墓,这个距离以及方位完全符合情理,打一公里的盗洞对一个高手来讲,不是难事,只是多费些时日而已。
  胖子问道:“这人吃饱了撑的啊,既然能看出古墓的具体位置,怎么还跑这么老远打洞?”
  我对胖子说道:“盖鱼骨庙的这位前辈,相形度地,远胜于你,他自然是有他的道理,我推测那是因为想从下边进入地宫。”
  大金牙说:“噢?从下边进去?莫不是因为这座墓四周修得太过坚固结实,无从下手,只好从底下上去?我听说这招叫顶宫。”
  我说:“应该是这样,唐代都是在山中建陵,而且大唐盛世,国力殷实,冠绝天下,陵墓一定修得极为坚固,地宫都是用大石堆砌,铸铁长条加固,很难破墓墙而入。不过古墓修得再如何铜墙铁壁,也是不是无缝的鸡蛋,任何陵墓都有一个虚位,从风水学的角度上说,这就是为了藏风聚气,如果墓中没有这个虚位,风水再好的宝穴也没用半点用处。”
  胖子问道:“就是留个后门?”
  我说:“不是,形止气方蓄,为了保持风水位的形与势,让风水宝地固定不变,陵墓的堂局不可周秘,需要气聚而有融,一般陵墓的俑道或者后殿便是融气之所,那种地方不能封得太实,否则于主不利。”
  另外还有一种说法,大型陵墓,都和宫殿差不多,最后封口的时候,为了保守地宫中的秘密,都要把最后留下的一批工匠闷死在里边,那些有经验的工匠,在工程进行的过程中,都会给自己留条后路,偷偷的修条秘道,这种秘道往往都在地宫的下边。
  不过这种工匠们为自己偷建的逃生秘道,是完全没有风水学依据的,怎么隐蔽就怎么修,对陵墓格局的影响很大,但是却始终无法禁止。
  所以遇到这种四壁坚固异常的大墓,摸金校尉们谈明情况之后,便会选择从下边动手。
  我们三人稍稍商量了一下,觉得值得花费力气进龙岭大墓中走上一趟,因为这座墓所在的位置非常特殊,山体形势已经不复当年的旧貌,能发现这里有墓的,一定是摸金校尉中的高手,他定会秉承行规,两不一取,这么大的墓,别说他拿走一两件宝贝,就算摸走了百十件,剩下的我们随便摸上两样,也收获非浅。
  决定还是从鱼骨庙的盗洞下手,这样做比较省事,首先,鱼骨庙盗洞距今不过几十年,不会有太大的变化,中间就算有坍塌的地方,我们挖一条短道绕过去就行,其次龙岭上有陷人的土壳子,在岭中行走,有一定的危险性,我刚刚就碰上一回,险些憋死在里边,我们应该尽量避免危险。
  当下计议已定,便回头鱼骨庙,胖子和大金牙已经找了半日,一直没发现有什么盗洞,这座庙修的不靠山不靠水,也谈不上什么格局,从外观上极难判断出盗洞的位置,这个盗洞对我们来讲太重要了,我做出的一切推论,其前提都是鱼骨庙是摸金校尉所筑。
  我忽然灵机一动,招呼胖子和大金牙:“咱们看看以前摆龙王爷泥像的神坛,如果有盗洞,极有可能在神坛下藏着。”